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西安基建的成长烦恼:刚“跳出城墙”,又跌进围挡

编辑/2019-11-04/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调查清样》—撰文| 文一刀 从2016年底至今,围挡在西安日新月异地不可理喻,与此同时,围起来的工程进度却磨蹭拧次地令人发指,这种反差让小围挡酿成了大问题。西安的围挡,做为城市基建狂飙猛进却又欠缺成熟统筹体系之下的副产品,终于成为无法忽视的“灰 ...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从2016年底至今,围挡在西安日新月异地不可理喻,与此同时,围起来的工程进度却磨蹭拧次地令人发指,这种反差让小围挡酿成了大问题。西安的围挡,做为城市基建狂飙猛进却又欠缺成熟统筹体系之下的副产品,终于成为无法忽视的“灰犀牛”。

  面对三年来的累积,那些检查、突击检查、不打招呼式突击检查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的无奈之举,如何破解因步履蹒跚而导致的基建进程“肠梗阻”才是当下真正要重视的问题。

  “省台的大门得是拆了?”

  上上个周末(即半个月前),一位远归的朋友邀着小聚,餐后近9点,看时间还早天气又好,三人决定溜达散步回去。被现代工业包围久了,街头漫步减成稀缺选项,难得清闲一刻,大家对散步回程的提议多少都带点儿回归八十年代那“手动模式”生活的期许,说不定还能碰到个把“红衣少女”。

  但启程刚刚12秒,就发现扑面而来的气息不是八十年代的浪漫,夹杂着的却是七十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人行道被一眼望不到头的围挡全部封闭,行人只能在距马路中间一米多的路边行走。公交车、电动车呼啸而至,不知谁喊了声“不敢再并排走了”,语音未落大家已迅速切换为一路纵队,保持行军姿态在马路上迂回前进。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挣扎着聊一两句,很快就没人再说话,躲闪腾挪间神经越绷越紧。接着又有人说:“算了,我看这步是散不成了,坐车回吧”。

  出于些许不甘心,我当时提议,“离八里村地铁站不远了,要不走到那儿再各奔西东?”,于是几人继续“行军”。拐个弯去,终于迎来一段正常人行道,大家好歹喘了口气,边走边聊了会儿咪蒙,然后再一拐,就来到长安南路,路况从最先的围挡丛林变成了围挡沼泽,各种杂乱迷人眼。

  很久不来这一带了,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已经到了省台的“地头”吗,咋看不到那个传奇剧院和几栋楼呢?满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围挡,幸亏马路对面,“旌旗”掩映处,隐约还能看到“千岛咖啡”的霓虹灯。两个路人从身边走过,一人很大声地诧异道:“省台的大门得是拆了?”。说实话,那些围挡围得如此五马长枪,确实看着像。

  听得此言,我心里不由嘀咕,唉,这些年省台的兄弟们确实背,一弄吃饭的时候接个电话通知工资只发50%,一弄又是地电挖坑不盖房,现在又让围成这个样子,把“耳目喉舌”围完不知接下来准备围哪?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边想着,挥手与友人作别钻进地下铁,在仓皇中结束了那个周末的夜生活。

  第二天周六醒来一翻手机,就看到省台记者们以罕见的饱满热情和精良制作,以及有所恢复到2002、03年时候的水准,对围挡展开的切身体会之报道。想来那条片子应该是在我们在马路上正艰难时播出的,果然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临界处。

  两个“庞然大物”

  对于围挡,在西安生活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那个临界处。围挡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10年底,西安推出的一项缓堵新措施就是:地铁办就拆除围挡给出时间表。

  无奈西安城建确实是欠账太多,进展又一直较慢,仅是解决“修个二环没立交”就用了近10年。2016年,在“跳出城墙”思维加持下,西安围绕地铁、综合管廊、快速干道、公共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建设推出了一批PPP项目,开启了城市基建百花齐放的“乐章”。

  目前进行的基建类别里有两个“庞然大物”:地铁建设和开发海绵城市的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地铁建设是老生常谈,十年前就已开始,城市发展这个项目也绕不开。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在西安是新事物,首次出现是2016年9月,2017年3月13日正式施行《西安市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管理办法》后明确了地下综合管廊规划、建设、运营和管理,为PPP的介入助推规范了路径。逐步加速中,2018年4月,西安PPP项目推进擂台赛上那“不会干可以培训指导干,不愿干就要考虑换人干”的刺激终于让这个“庞然大物”撒欢奔跑起来。

  如此“春风吹又生”很快酿成围挡势不可挡。西安原交警支队负责人离任时接受过一次专访,当中提及一个数据:“截至2015年10月份的时候,西安道路挖占60处”。现在回头来看,这应该是道路挖占和围挡变化的分水岭,之后的加速增长不仅让人始料不及。

  近几年,西安每年年初都会召开“城市道路挖掘占用施工管理工作会”。2017年是2月23日召开,会间公布的信息称:交警部门根据连续三年来的统计,每年西安市路面施工量都会以15%左右的数据进行增长。2016年西安市道路施工挖占申请1229处,审批1170处,较2015年增长了12.8%和15.5%。

  到2017年5月,公开信息显示的“不完全统计数据”为:西安市路面在建工地达206处。从2015年10月到2017年5月这一年半时间里,路面在建项目增加了约140个。

  2018年7月,西安交警发布了一张触目惊心的“围挡图”,显示当时西安路面在建还是206个项目,但却制造了1492处围挡点。也就是说16到18的近两年时间里,西安路面在建工程数量几乎没变化,而围挡点已升至近1500处。

  2019年4月再次召开的城市道路挖掘占用施工管理工作会上大致解释了这一现象,会议称“2018年西安市道路施工挖占申请1177例、审批1089例,与2016年1229例、2017年1162例挖占申请基本持平,但因在建的地铁四、五、六号线项目均于2016年、2017年办理挖占手续,全年在建项目较往年同期大幅度增加”。

  与此同时,西安的机动车保有量在以每年净增20万左右的速度发展。2019年1月,西安发布常态化限行措施通告时公布了5年来机动车保有量增长情况:2013年186万辆,2014年213万,2015年239万辆,2016年258万,2017年288万,2018年5月3日,西安市机动车保有量正式突破300万辆。据估计,鉴于“抢人大战”的延烧,近一年来净增的(新增减报废)应该在30万辆左右。

  职能部门对此虽也进行了努力,比如:2016年3月,西安就开始出台许多方便施工单位办理手续的措施,将原来的10个工作日的期限缩减至6个工作日完成。2017年,面对规模庞大的道路挖占,交警部门虽然感到压力山大,依然表示“全力支持地铁建设,试行发放特别通行证,允许服务地铁的渣土清运车辆24小时营运”。监管方面,交警部门发布了新制定的《西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挖占施工项目单位考核办法》,建立“黑名单”机制,通过日常监测和抽查,对路面占道施工企业进行考核打分。但结果仍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2017、2018年有关媒体就与眼下同样的一系列问题也已多次报道,之后也不能说没有举措。比如,今年3月28日,西安市城管委办公室就下发紧急通知,用4天时间,对城市道路占道施工工地所有围挡集中开展专项检查整治,并宣称将“重点检查超面积围挡、围而不建、擅自围挡、围而慢建等问题,对检查出的问题,现场提出明确的整治要求、完成时限并跟踪督办”。

  一个月后的4月28日,西安市城市管理局又联合市交警支队、西安市住建局与西安市轨道办对西安市部分主干线、重要交通节点的大型施工围挡进行检查,并表示:“相关部门将跟进重点施工进度,对施工提出合理化建议,做到少围少占,对超期围挡等行为,严肃查处,对多次超期围挡的单位将列入黑名单。广大市民群众可对发现身边占道施工工地存在围挡超期、围而不建、超占、超挖,或其它影响市民正常生活的情况投诉,城管部门将及时查处”。

  无奈这些表态近年来人们已经耳熟能详,一直像街头“一元店”里设置的复读机一样重复,只是PPP加基建的“魔盒”既开,又有谁能与之争锋?最终造成了“努力很无力,很快成浮云”的尴尬现实。近日,这些检查、表态又来一遍,态度很积极,解决根本问题成效会有几何?依然只能观望。

  “螺蛳壳里做道场”

  为什么会这样,其他城市也都在纷纷大搞基建,为什么没有像西安这般进程缓慢?

  2017年8月21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深度报道,题目是《千年古都建“地宫”,我国规模最大的地下综合管廊项目正在西安建造》。走访对象是号称我国规模最大的地下综合管廊项目——西安地下管廊Ⅱ标段项目。该项目包括全长73.13公里的干支线管廊、182.5公里的缆线管廊,深植于西安4个行政区范围内的24条道路地下,计划为2020年全部完工。

  报道称该项目有几项“新奇之处”,除了宽10.8米、高3.4米的三层地下管廊个头大之外,另一个就是:“以往其他城市的管廊大多建于开发区、市郊区域,基本上是“白纸上作画”,而它(西安管廊项目)则一头扎进了人员密集、车流繁忙的老城区,要对传统线路加以改造,相当于‘螺蛳壳里做道场’”。

  报道称,在老城区建管廊不仅会面临更高技术要求,更涉及复杂的统筹协调工作。“房屋拆迁、管线迁改、水系改道、苗木移植、交通疏导、市政协调、园林等方面,每条管廊的外围协调单位多达20多家”,报道称,“更复杂的还有与地铁建设的关系协调,一般是管廊主动绕开地铁站。也有项目试着将地铁站与管廊‘融为一体’,交叉分布,但目前尚在探索之中”。

  据公开信息,西安是陕西省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省级试点城市,规划“十三五”期间要完成130.5公里干支线地下综合管廊、365公里缆线管廊的建设任务。开启规模如此庞大的海绵城市地下管廊建设,还多集中在主城区范围进行,一方面遭遇地铁建设的四面铺设,另一方面还有热力、电力、电信、天然气、高架桥等涉及地面、地上十大类涉及多个部门的基建项目立体式涌现,又在两、三年间加速增长,此种局面立刻让各部门间统筹协调的系统管理能力表现出准备不足的状态。

  2016年9月7日,西安昆明路快速路项目正式开工,当时宣称它开启了西安城建史上首次高架、地铁、管廊建设同步进行的新创举。如今三年多过去,在听了许多遍“即将完工”,遭受密如八卦阵般围挡长期折磨之后,这条路的高架部分因协调配合不畅目前又停下了。

  官方回复称,项目1-7号桥段(汉城南路-西二环)高架桥因受现状架空110kv、10kv高压线影响,暂时无法施工。并称昆明路电力迁改落线涉及区域大,需分批分次进行停电,电力公司正在积极调配、陆续实施,现110kv电缆已进场准备铺装。同时,高架桥建设单位与电力公司紧密配合,双方按照各自施工周期同步实施,待昆明路高压线落地后尽快完成后续高架桥施工。

  回复中透露的无奈显示出,在系统管理能力和体系没有跟上的情况下,老城区建地下管廊那种“石螺壳里做道场”的挑战,进一步凸显出西安“没有金刚钻硬揽瓷器活,很多瓷器活”之后的束手无策。再加上环保、冬防和不断的大活动,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工程慢下来、凉下来,而且你还没法子都怨施工方,只能给各路围挡一次次延期。

  2018年9月25日,西安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全面推进建设工程围挡改造提升工作,当年11月,西安城乡建设委员会等六个部门印发《西安市建设工程围挡改造提升工作方案》。对此的相关报道称“今后,西安市建设工程围挡将成为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融入大西安之中”。一年之后,我由衷佩服写下这句话的记者的预见能力。—《调查清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调查清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吕松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吕松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